Latest Post

热刺官推将头像换为旧队徽庆祝俱乐部成立140周年 听队徽讲故事

173张照片,要求赔偿8万多元,“而当我打开内容一看,这些所谓的‘侵权照片’竟然是我自己拍摄的作品。”

对此,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回应此事称:系误会,已与摄影师取得联系。且官方15日晚间称“涉事图片的销售授权链条清晰完整”。

8月17日晚间,视觉中国发布2023年半年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087.17万元,同比增长65.72%。

不过,受版权争议消息影响,视觉中国(000681)股价持续下挫。截至8月18日收盘,三日间市值“蒸发”超15亿元。

“口水仗其实没有那么重要,核心是流程问题。”上海一家互联网企业的法务总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视觉中国需要回答一个问题:用什么流程来证明自己有著作权?

视觉中国15日晚间在其官方称,经初步核实,涉事图片系该摄影师授权图片库Stocktrek Images进行销售,Stocktrek Images又将相关图片授权给Getty Images销售。视觉中国作为Getty Images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合作伙伴,拥有对包括涉事相关图片在内的完整的销售权利,涉事图片的销售授权链条清晰完整。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在作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为作者,且该作品上存在相应权利’,即只有署名的作者才享有作品的版权。Getty并非作者,因此不能据此认为涉事图片的版权归Getty享有。”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陈绍玲表示,视觉中国混淆了作者的署名和其他主体标识这两个概念,认为只要在作品上出现了相关主体的信息,相关主体就享有版权。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孙莉律师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首先,视觉中国对其所称的涉事图片的销售授权链路需要进行有效举证,提供相应授权链路材料,且授权链路需要合法、有效、完整;其次,视觉中国既然主动发函维权,则其需确保其上游授权方/合作方Getty Images已获得Stocktrek Images有效授权,有权就涉事图片进行销售、发函、维权等,且有权将所授权权利进行转授权等,而非仅仅是销售授权链路完整即可发起维权,其发函维权和主张要求使用人承担停止使用并赔偿的民事责任的权利均需要有明确约定。

她进一步指出,若视觉中国到Getty Images、Getty Images到Stocktrek Images、Stocktrek Images到原始涉事图片权利人的任何一个授权链路不清晰明确,则视觉中国所称“涉事图片的销售链条清晰完整”及其本次发起的维权动作均存在权属上的重大瑕疵,其本次维权的合法性也值得质疑,甚至其在视觉中国网站上架销售涉事图片及本次维权本身都极可能构成侵权。

陈绍玲认为,视觉中国要利用任何作品,首先应该联系作者,其次应该查明作者是否对外授权,或者通过合作方查明权利授权链条,只有通过梳理作品授权链条查明真正的权利人,跟权利人签订协议之后才能利用作品。

值得注意的是,在摄影师戴建峰的微博下,《中国国家天文》杂志官方微博称,“我们也收到过类似电话,诸如美国航天局NASA发布的公版图片都算作他们的版权。”

这并非视觉中国第一次陷入碰瓷式维权的争议。早在2019年,视觉中国官网上线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并称其对黑洞照拥有图片版权。此举引发共青团中央官微对其拥有国徽、国旗图片版权的质疑。随后,视觉中国下架了国旗、国徽照,并公开致歉。

孙莉律师认为,视觉中国此前被曝的一些版权争议事件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国内大型图片库存在“勒索式维权”“碰瓷式维权”的问题。“视觉中国此次风波是否属于碰瓷式维权还有待相关授权方及视觉中国自己做出进一步的授权说明和举证。”她认为。

视觉中国在半年报中认为,拥有全球化的内容生态和海量的高质量内容,是该上市公司核心竞争力之一。目前,视觉中国拥有包括超过4亿的摄影、矢量图、视频、音乐等素材,是全球最大的同类视觉内容数字版权交易平台之一。

从内容生态层面来看,2016年,视觉中国收购了比尔·盖茨创立的全球知名图片库Corbis相关的千万级的图片、视频素材、域名、商标等全部资产,并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历史图片档案馆之一。

2018年,视觉中国收购加拿大摄影师社区500px,目前,公司通过创作者社区,包括全球摄影师社区(500px)、设计师社区(爱视觉),积累的社区注册会员覆盖全球195个国家和地区,数量超过2200万。其中,签约创作者超过50万,海外签约创作者数量占比超过60%。

2023年,视觉中国投资控股音视频素材交易平台光厂创意(VJshi),光厂创意拥有音视频创作者超过5.8万。此外,视觉中国还与国内外近300家传媒出版、版权机构等内容机构建立内容合作关系。

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乔万里律师介绍,目前类似视觉中国的平台还有IC photo、千图网、站酷海洛等平台。他认为,这些图片库有销售权,并不必然拥有诉权,“还是需要区分一下的,如果平台获得的是专有使用权,对应起来就是独占使用权,一般拥有诉权即维权的权利。如果是非专有使用权,那么一般来讲没有维权起诉的权利。”

“目前的图片版权争议都是利益之争。”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分析,目前国内图片版权市场的确存在的一些问题,一方面相当部分网民版权意识不强、侵权行为频发,另一方面专业版权机构逐利性维权趋势愈加明显甚至滥用诉权,引发诸多争议。

对于自己的主营业务,视觉中国在半年报公告中做出说明:视觉中国主营数字版权交易业务,面向上游的内容创作者,公司与创作者签署授权代理协议,内容创作者可以将内容上传或提供给平台;面向下游的内容使用者,公司与客户签署授权许可协议,客户通过授权账号可以在平台付费下载使用内容。

在公司面临的风险和应对措施中,视觉中国也将版权保护风险列为第一条:“目前图片、视频市场‘侵权’现象仍然比较普遍。公司将继续与政府主管部门、行业协会、调解机构、司法机关紧密配合,并通过不断完善版权管理体系,运用技术创新手段,为市场提供全面、优质的版权服务,持续提高公司版权变现以及保护的能力。”

不过,孙莉认为,该平台收入主要源于使用者付费,成本主要是上游视觉素材的版权成本和分成,通过上下游付费差价盈利,核心竞争要素就是提高交易量和获客效率,“让尽可能多的用户购买图库套餐”。

“这样一个以版权来促销售的商业模式,将图片版权进行短期快速变现,且其长期发起的批量性的发函、维权行为,必然会使被维权的企业产生排斥和憎恶感。”她认为,从长期来看,这显然会对国内图片版权市场行业生态的打击和危害,不利于该市场的有序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显示,报告期间,视觉中国公司及子公司被诉/被申请仲裁11起,涉案金额706.13万元,其中版权纠纷4起,版权纠纷涉诉金额167.33万元;公司及子公司起诉/申请仲裁78起,涉案金额2151.1万元,其中版权纠纷62起,版权纠纷涉诉金额113.75万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